• 改为允许室内设置吸烟区 杭州控烟令修改引争议 2019-11-15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11-11
  • 人民论坛:“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 2019-11-11
  • 皇马门神领衔 “加勒比海盗”再续荣光? 2019-11-06
  • 哈尔滨市博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贾秀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11-06
  • 人民网舆情分析专家:董盟君 2019-11-01
  • “他想占我便宜!”女孩拼车路上求救,家人到时司机裸着下身… 2019-10-28
  • 罗永浩:自己知道坚果TNT恶评超过90%,毕竟懂的人是少数 2019-10-28
  • “一带一路出境人员健康保障”论坛 2019-10-16
  • 一二线城市土地出让冰火两重天 2019-10-16
  • 为什么说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而不说一直勤劳的农民没有富起来? 2019-10-13
  • 种类繁多的服务业确实为就业作出了贡献,但这行业的整治刻不容缓。 2019-10-12
  • 开国上将张宗逊诞辰110周年,深切缅怀他的卓著功勋 2019-10-12
  • 特不靠谱先生言而无信,翻云覆雨小人,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我朝为敌了。[福尔摩斯] 2019-10-09
  • 《礼记》中的礼乐制度与“生活政治” 2019-10-09
  • 香港正版四肖中特图: 第317章我的神秘

    文 / 明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情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慕反复看了顾轻舟给他的信。

        再看了几遍之后,司慕知晓这信是真的,是绝不能见光的。

        怪不得他雍容高贵的母亲,会接受顾轻舟这样身份低微、品德败坏的女人,原来是受到了她的威胁。

        司慕想:“要不要去和姆妈商量?”

        他最终没有去。

        他怕他母亲尴尬。

        母亲一旦尴尬,会做出蠢事,到时候落入顾轻舟的圈套。

        “姆妈真是查了两年?”司慕残存的理智,开始思考最实际的问题。

        他一直把顾轻舟当个医术高超、略有智慧的女孩子,直到事发,他才觉得自己看错了她!

        她像条狡猾的毒蛇!

        司慕冷静了下来。

        他这个人一旦冷静,就变得极其冷漠。

        顾轻舟把事情办完,就去了趟何氏药铺。

        师父给顾轻舟看过一千多张药方,很多外伤药,顾轻舟都会炮制。

        “慕家的外伤药,能快速治好司行霈的外伤,免得他脸上带伤无法出门?!惫饲嶂巯?。想到这里,她需得去一趟药铺。

        司行霈和司慕两个人带伤,外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俩打了起来。

        这件事,会在军中引来无端的猜测,甚至会引起司行霈那些亲兵的愤怒,从而军心不稳。

        司行霈肯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特别是司行霈准备离开的这个重要当口。

        司慕那脾气,大概是一时也忍受不了恶心,会尽快退亲的。到时候,他和司行霈的伤,又是谈资。

        顾轻舟想尽快治好司行霈。

        到了何氏药铺时,已经是半下午了。巷口的石榴树,硕果累累,沉甸甸压弯了枝头。

        顾轻舟踏入大堂时,看到了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男士。

        他刚刚进门,身材高大结实,穿着一袭深黑色的衣裤,看上去有点诡异,偏偏面容却白净。

        屋子里的光线稍微暗淡,大堂里没有其他的客人,只有这个人,顾轻舟想不留意到他都难。

        他微微侧过脸,顾轻舟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他极其英俊——和司行霈的英俊不同,他的英俊更柔和些,有种雌雄莫辩的国色天香,让顾轻舟恍惚以为他是女扮男装。

        司行霈很英俊,有时候笑容露出邪魅,但是别人永远不会把司行霈和女人联系起来。

        然而,这人却不同,他的气质更加中和。他梳着小分头,很是时髦派,修长的颈项上,喉结颇为明显,这肯定是位男士。

        他瞧见顾轻舟进来,只当是另一个客人,转过头去,继续和伙计说话。

        “......我看报纸上说,何氏药铺最擅长治疗疑难杂症,还能起死回生,对吗?”这人问。

        他声音清冽动听。

        小伙计瞧见了进门的顾轻舟,又听到这话:“先生,您真是来对了地方,我们药铺最擅长难症。顾小姐,您这边请?!?br />
        男士又转头,看了眼顾轻舟。

        他眸光很轻,很绅士又礼貌看着女孩子,略微点头。

        顾轻舟也颔首。

        她走到了柜台后面,隔着柜台问:“先生,哪里有恙?”

        “你?你会治病吗?”男人显然是难以置信。顾轻舟心中揣着事,而且着急给司行霈炮制外伤药,她略微颔首:“你有什么事,先跟掌柜的说,回头若是用得着我,我再来看?!?br />
        她从琳琅满目的柜子里,一个个翻出药材。

        何梦德这时候也从后院出来了。

        “轻舟?”何梦德笑道,“来看莲儿???”

        “是啊,姑父?!惫饲嶂坌?,又道,“我弄点药?!?br />
        “哪里不舒服吗?”何梦德关心。

        “不是给我自己的?!惫饲嶂鄣?,然后又指了指这个人,“姑父,有病家登门呢?!?br />
        何梦德转头去看这位男士。

        很显然,他和顾轻舟一样,第一眼被这男人的外貌所惊。

        真是副极好的皮囊!

        别说女人,就是男人看到他这幅容貌,也要露出惊叹。

        “学生长亭,是刚从外头念书回来?!惫饲嶂劢笤褐?,听到那人如此说。他看上去的确是书生气很足,除了那全套的黑衣黑裤有点奇怪之外。

        不过,每个人对颜色都有自己的喜好,人家天生就喜欢黑色,这无需吃惊。

        顾轻舟拿着药材,去了后院。

        她在后院厢房捣鼓了半晌。

        药膏的配制,需得熬煮,顾轻舟在何梦德制作中成药的厢房里忙碌了将近五个小时。

        她出来时,刘海已经被汗水打湿,湿漉漉搭在脑袋上。

        顾轻舟走出来,发现了异样。

        何家灯火通明。

        两名副官站在院子里。

        顾轻舟捧着药膏,脚步微顿。

        而后才看清,司行霈坐在何家的厅堂里,正在和慕三娘、何梦德聊天。

        司行霈脸上肿胀淤青,这模样吓到了慕三娘和何梦德,而且他们没见过司行霈,一时间结结巴巴的。

        “姑父、姑姑,这是司家大少帅?!惫饲嶂圩呓?,说道。

        何梦德和慕三娘点头,复而又想:是顾轻舟未来的大伯子。

        那他来找顾轻舟干嘛?

        却见司行霈牵住了顾轻舟的手,道:“回家吧,都大半夜了?!?br />
        慕三娘震惊。

        何梦德也愕然。

        他们夫妻俩面面相觑,一时间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顾轻舟嗯了声,脸上也有讪讪,对慕三娘和何梦德道:“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莲儿。我现在一身脏臭,别熏了她?!?br />
        慕三娘和何梦德将他们送到了门口。

        上了汽车,顾轻舟将瓶子里的药倒出来,为司行霈擦拭脸。

        她一边用指腹轻轻涂抹,一边说:“明早起来就能消肿化瘀。我这个药,比军政府的药厉害多了,就是难以配制?!?br />
        司行霈不语,静静等着她擦药。

        顾轻舟去了趟督军府,司行霈的眼线听到,司慕的屋子里先后开了两枪,司行霈整个人都吓傻了。

        当然,眼线紧接着禀告说:顾轻舟安然无恙走出了督军府。

        司行霈还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在家里等顾轻舟,等了半晌也不见她回来,跟着她的副官说,她直接来了何家。

        若是平常,司行霈也就懒得多想,现在可不行,他追着到了何家。

        原来,顾轻舟是给他配药了。

        “......我和司慕说清楚了。他会退亲的,司慕最不屑死缠烂打了。我父亲的事情,他也会保持沉默?!惫饲嶂鄣?。

        司行霈问:“你怎么跟他说的?”

        直到现在,司行霈才露出了惊讶。他直到顾轻舟有本事,有大智慧。但是这件事司行霈都感觉棘手,顾轻舟却办妥了,司行霈心中震动。

        他到底找到了一个什么样子的宝贝?

        他的轻舟有勇有谋,敢杀人、有智慧,简直是古今第一人了!

        司行霈爱极了顾轻舟,在心中也是给予她最高的评价。

        顾轻舟微笑。

        “你答应了他什么?”司行霈抓住了她的手。

        顾轻舟道:“没有答应什么,我只是威胁他?!?br />
        司行霈的心情,轻盈而飞扬,含笑看着这张精致小巧的脸:“怎么威胁的,说给我听听?!?br />
        顾轻舟沉吟。

        有些事,她不能说。

        一旦说了,司行霈可能会忍不住,到时候毁了顾轻舟的计划。

        顾轻舟慢条斯理,她不伤害司行霈,却不代表她什么底细都要交给司行霈。

        “你不用知道啊,反正我成功了?!惫饲嶂劢漆鲆恍?,“我也会有你永远猜不透的地方,这是我的神秘!”

        司行霈抱紧了她。

        他喜欢她这点神秘。

        “好,我不猜了?!彼拘婿谖浅枘?,任由她卖关子。

        顾轻舟推开他,继续给他涂抹药膏。药膏火辣辣的,司行霈感觉很难受。

        睡前的时候,她又涂抹了一次,每次都要揉按很久,揉得司行霈的肌肤火烧火燎的。

        效果却是极佳。

        第二天早起,司行霈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昨日一块淤青的左边脸颊,已经退了肿,痕迹也不太明显了。

        司行霈是军人,训练常有轻伤。

        现在他脸上,若是不仔细,几乎看不出他昨天挨揍了。

        “的确是神医了?!彼拘婿赵诖睬?,轻轻吻顾轻舟的头发。

        顾轻舟已经醒了。

        她昨夜的睡眠很浅,心中总担心司慕冥顽不灵,对周烟的事紧咬不放。

        “好多了?!惫饲嶂垡捕讼晁牧?。

        司行霈的伤,不着痕迹,只是身上被司慕揣的还很疼;而司慕脸上重多了,他离家去了趟老旧的客栈,临时躲了起来。

        一躲就是七天,等伤彻底好了,他才回到督军府。

        这七天里,没人知道司慕经历了什么。

        回来之后,他一派如常的冷漠疏离,继续做他自己的事。

        关于周烟,他只字未提;关于顾轻舟和司行霈,他也恍若不知。

        咬人的狗不叫。

        司慕在酝酿一个更大的计划,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司行霈和顾轻舟,也默默在心中酝酿一个针对司慕的计划,免得再次栽在司慕手里。

        暴风雨来临前,充满了宁静。

        顾轻舟还是要过日子的。

        她去了趟何氏药铺,看望莲儿,这是上次答应的,而且慕三娘看到了司行霈,肯定有很多疑问,顾轻舟也要去解答。

        不成想,顾轻舟再次在何氏药铺,碰到了那个叫长亭的病患。(少帅你老婆又跑了..5959727)--(少帅你老婆又跑了44029)--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www.opoxr.tw/74/74147/ )

    四肖中特什么意思 www.opoxr.tw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四肖中特什么意思 www.opoxr.tw

  • 改为允许室内设置吸烟区 杭州控烟令修改引争议 2019-11-15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11-11
  • 人民论坛:“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 2019-11-11
  • 皇马门神领衔 “加勒比海盗”再续荣光? 2019-11-06
  • 哈尔滨市博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贾秀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11-06
  • 人民网舆情分析专家:董盟君 2019-11-01
  • “他想占我便宜!”女孩拼车路上求救,家人到时司机裸着下身… 2019-10-28
  • 罗永浩:自己知道坚果TNT恶评超过90%,毕竟懂的人是少数 2019-10-28
  • “一带一路出境人员健康保障”论坛 2019-10-16
  • 一二线城市土地出让冰火两重天 2019-10-16
  • 为什么说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而不说一直勤劳的农民没有富起来? 2019-10-13
  • 种类繁多的服务业确实为就业作出了贡献,但这行业的整治刻不容缓。 2019-10-12
  • 开国上将张宗逊诞辰110周年,深切缅怀他的卓著功勋 2019-10-12
  • 特不靠谱先生言而无信,翻云覆雨小人,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我朝为敌了。[福尔摩斯] 2019-10-09
  • 《礼记》中的礼乐制度与“生活政治” 2019-10-09
  • 什么股票配资软件好用 股票融资10万一天利息多少钱 股票分析师待遇 北京龙跃股票配资加盟 股票融资的钱可以自己用吗 杨百万炒股技巧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大连港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原因